城市轨道交通政策收紧,各地回应云轨项目“向何处去”

“考虑到城市轨道交通建设投入巨大,为切实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国家当前严控城市轨道交通建设,已不再受理启动城市轨道交通建设规划的申请,已有在建项目的城市也从严控制新一轮建设规划审批。”6月以来,湖南省发改委前述关于衡阳云轨项目“难以继续推进”的答复引发诸多关注。

事实上,云轨项目在全国多个县市均有布局。近期,各地也就网友关心的通车和运营问题相继作出回应。

其中,西安高新区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回应道,目前,

高新区有轨电车试验线项目(高新云轨)正常建设中,前期绿化迁移和管线改迁等工程已启动,正在开展车站建设。

项目后续建设情况可通过电话或留言等方式咨询,交住建局将及时予以回复。 

稍早前,有网友通过山东济宁市政府网站询问邹城段比亚迪云轨建设问题。网友称,2019年的问政山东提到在2020年会开通邹城的段云轨。怎么还没有开通?是疫情的影响吗?再不开通就要成烂尾工程了,有没有相关政策?

济宁市交通局在5月回复称,感谢网友对我市城市轨道交通工作的关心与支持。目前,

我市城市轨道交通建设规划暂未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批复时间尚不确定

。待建设规划获批后,力争尽快启动轨道交通相关工程建设工作。

据大众网•海报新闻2019年5月报道,济宁云轨项目出现了列车长期悬停、车站装修未完成、施工场地杂物堆积、两年时间过只架设了邹城部分曲阜段没有任何开工迹象、预计的试运行也没有按期实现等问题,时任山东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张新文在《问政山东》节目现场承诺,2019年6月份,该项目就能完成省里的规划论证,应该在2020年的6月份就会通车。2017年4月26号,济宁市人民政府与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约定比亚迪在济宁投资建设山东省总部和全省唯一的云轨整车制造基地,以及北方首条旅游连接线项目,总投资约80亿元。

另外,有网友通过人民网领导留言板提问,安徽怀远县“云轨项目一度干停停干,现在又搁置了!到底何时能投入运营!老百姓都看着可惜!”

蚌埠市人民政府于4月15日介绍, 蚌埠市云轨测试线项目位于淮上区,全长5.659公里,目前主体工程已基本完成。但

因国家政策调整,我市市区常住人口暂不满足建设轻轨条件,项目建成后无法运营。为解决此问题,我市正在研究开展云轨改云巴,并向两侧延伸建设云巴1号线,形成可运营线路。

目前,正在按照规定履行重大行政决策程序。

另外, 四川广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曾在2020年年末在应询时介绍,广安云轨项目作为我市重大工程,由广安交投集团统一组织实施。

近一年来,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广安交投集团一直在寻求解决云轨项目后续事宜的可行性方案

,并于2020年1月6日至11日组织考察组赴济宁、蚌埠、安阳考察当地云轨项目建设情况,了解比亚迪公司在全国其他城市投资建设情况。市委市政府、广安交投集团已与比亚迪公司进行了六轮谈判和磋商。目前,我市与比亚迪公司正在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完善整个云轨项目的建设程序。

今年5月29日,有网友在湖南省发改委官网留言询问称:“衡阳云轨交通什么时候开工建设?有确定消息和开工日期吗?” 对此,湖南省发改委6月7日答复称,“根据国家关于城市轨道交通规划建设的规定,衡阳市先后启动了《衡阳市城市轨道交通线网规划》《衡阳市城市轨道交通近期建设规划》的编制工作。为推动衡阳市城市轨道交通项目的建设(包含您所提云轨项目),我委会同衡阳市相关部门单位专程赴国家发展改革委进行了汇报衔接。考虑到城市轨道交通建设投入巨大,为切实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国家当前严控城市轨道交通建设,已不再受理启动城市轨道交通建设规划的申请,已有在建项目的城市也从严控制新一轮建设规划审批。鉴此,衡阳市城市轨道交通项目在现阶段暂难以继续推进,尚不具备开工条件。”

《中国经营报》近期发布题为《时隔三年衡阳确认城轨项目停工 城轨建设规划四年未批一市》的报道。报道提到,衡阳云轨项目被叫停从全国范围看具有普遍性。2017年8月,开工不足百天的包头地铁被叫停。包头市政府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包头地铁建设所需资金达300多亿元,投资额较大,与包头市财政收入能力不匹配。2017年8月初,中央高层关注此事,建议把地铁工程停下来,把更多地方投资用到支持企业发展和民生改善等更紧迫的任务上。

包头地铁被叫停也成为中央层面收紧城市轨道交通审批的信号。此后,国家发改委重新评估全国轨交建设情况,四年来,国家发改委未批复任何一个城市的首轮轨道交通建设规划,同时全国多地已经上马的轨道交通项目陆续被叫停。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李迅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对于三四线城市的轨道交通梦不能一概而论,要因地制宜。一方面要做需求预测,根据潜在运量而定,另一方面要看造价和经济承受能力,地方政府不能因建设城市轨道交通而造成过大的财政负担。“一些城市提出利用现有废弃的铁路改建成服务城市轨道交通的项目,既能节省成本,又能解决城市拥堵问题,这种思路就很好。” 他说。